新闻中心

唐韵文苑 首页 -> 企业文化 ->

唐韵文苑

  

桥的记忆

 来源:大唐西安热电厂 作者:白小叶 发表日期:2019-07-17
字体: 加大 减小    

  每当提起桥,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的不是徐志摩笔下满载离愁的康桥,也不是让牛郎织女“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鹊桥,而是我曾经走过踏过、承载了许多风雨、回忆的那一座座桥。

  我生在延安,延河大桥是我童年时代记忆最深的一座桥。延河大桥横卧清凉山脚,跨越延河,全长123米,是一座继承和发展了我国古代敞肩式拱桥建筑传统技艺的石拱桥,也是连接延安城区市中心与东关的重 要通道。“滚滚延河水、巍巍宝塔山、雄伟延河桥”,这是人们对延安的永恒记忆,延安牌香烟上的图案就是最有力的证据。听父辈讲过,多年前延安城遭遇强降雨和洪水侵袭,汹涌湍急的洪水卷着石块、油罐、树干,冲击着延河大桥,洪水过后,经过细心维护,虽然桥身容貌恢复了,但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城市人口和汽车数量迅猛增长带来的巨大的负荷,使得交通日趋拥堵,无法继续承担“重任”。

  2012年,延安市委、市政府做出决定,要在延河大桥旁修建一座一模一样的姊妹桥,鞭炮响了,大桥建成了,从此交通问题改善了很多。这几年,市政府在延河的河床上砌上了石块,岸上筑起了水泥护栏和灯柱,柱上是乳白色的圆形电灯,入夜后两岸成了一条明亮的灯线。在桥头广场上有许多临时的照相摊位,以前人们在这里照相都是黑白照,而现在早已变成了数码照片,从黑白照到彩照,从彩照变成数码照,每张照片,见证了一个个小家和延安城的变化。

  小学中学时代,每逢寒暑假,我都会回乡下外婆家,村里有座不知名的小桥,从村口延伸到公路边,桥下是蜿蜒流淌着的秀延河。每天上午外婆做好饭菜,由我和哥哥提着饭盒和水壶,穿过村子各家的田地、苹果园、石板房后的羊肠小道,再穿过这座小桥,给正在做农活的外公送去可口的饭菜。听妈妈说,她小的时候,桥并不像现在这样宽敞,可供汽车通行,以前的桥窄窄的,下了暴雨,桥身会被淹没。前段时间,外婆打来电话,说铁路已经修过来了,刚好把村子分成两半,老旧的梨家湾村已换上了新面貌,新盖的村子也实现了网络全覆盖,给村民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是我不知道那座承载了无数童年美好记忆的故乡桥是否依然守候在村口。

  后来,因父亲到宝热工作,遂搬家至宝鸡市。在这儿,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了廊桥。宝鸡这座廊桥按渭河百年一遇洪水设计,全长684米,桥宽6.5米,桥面以上布置双坡长廊,间隔布置六角亭,主要桥墩上布置双层重檐塔楼。廊、亭、塔楼均为仿古风格,与石鼓山公园的仿古建筑遥相呼应。建筑外观为周秦风格,桥体装饰诗词歌赋石板、人物浮雕、历史文化地雕及中国历代铜板名画,点缀、凸显宝鸡姜炎、先秦、先周文化和地域文化风韵,同时把宝鸡石鼓、青铜器、佛骨“三宝”融入其中,成为今日新宝鸡又一城市文化名片。宝鸡廊桥的建设见证了社会的发展,不仅给宝鸡人的生活带来了舒适和方便,更将一个现代化的、大步向前的宝鸡展现在世人面前,连接了宝鸡的过去和未来。

  我感受过南京长江大桥的宏伟,感受过阳春三月的西湖断桥,也感受过十七孔桥金光穿洞的瑰丽壮观,但是,在我内心深处,还是家乡的桥更令我难以忘怀。

[责编:王辉] 
相关新闻
北国水乡映荷塘 [2019-07-16]
大院梧桐 [2019-07-15]
那年花开 风带清香 [2019-07-12]
兴顺的声音 [2019-07-10]
南国雨季 [201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