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最美大唐人 首页 -> 新闻中心 ->

最美大唐人

  

行者吴疆

 来源:集团公司总部 作者:陈静 发表日期:2020-07-13
字体: 加大 减小    

  知道吴疆,是因为在微信群里看到他生日当天无偿献血的事。

  坚持献血27年!45次!16800毫升!这是约4个成人的血液总量,能装满30.5个常见的550毫升的矿泉水瓶。能这样坚持献血的,必不是凡人。

吴疆的献血证和奖章

凡语非凡奉献力量

  很快就见到了吴疆,他中等身材,两鬓斑白,精神饱满,侃侃而谈,率真随性,放在人堆里不过也是普通人。

  开始做一件事,总因某些机缘。吴疆第一次献血是1993年,学校组织献血,当时他正上大学。1994年参加工作后,长期三班倒,偶有献血。2001年转为长白班,随着年龄的增长、工作的历练,思想更为成熟的吴疆深入地思考后开始规律献血,自此,他献血由随机转为自觉。

  2003年非典爆发,人人自危,但得知北京缺血后,他毅然登上了前门街头的采血车……就这样一发而不可收。累计到今天,他已经献血45次。长时间坚持献血总得有什么缘故吧?但吴疆的回答平凡得让人出乎意料:因为方便。他说单位附近就有献血车,虽工作变动,但他先后所在的几个单位离献血点都不远。他自己解释说比如家门口有个什么店,当然会比较多地去那里消费。但他的献血记录里,地点除了居住地北京,先后还有长沙、济南、上海、乌鲁木齐。我当时不解,后来细想,觉得他平凡的回答更蕴含着非凡的力量。他把伸出手臂引血而出当作是理发剃须一样简单平常的事,虽有奉献的愉悦,但终究淡然成习几十年,别人看来才更觉可贵。“其美者自美,吾不知其美也,美而不自知,吾以美之更甚。”至于在生日当天献血,他说纯属巧合,也就合情合理了。

雄心得胜创举横渡

2005年吴疆横渡纳木错

2018年吴疆登顶哈巴雪山

  相对多次获得“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金奖这一荣誉,吴疆还有耀眼得常人难以企及的光环:两次横渡琼州海峡,三次横渡圣湖——海拔4718米的纳木错、4440米的羊卓雍措、海拔3480米的巴松措——创造了公开水域横渡的最高海拔纪录,铁人三项、百公里越野……妥妥地户外极限运动大咖。

  吴疆横渡的雄心起于2002年。在此之前,他还只是一名衷情山水的背包客、游泳运动爱好者,游泳最长距离10000米。2002年9月,他偶然看到《北京青年报》刊发王一妍横渡琼州海峡失利的消息,发现他与王一妍的5公里测试成绩几乎一样。他认为如果组织者根据这个成绩判定一个9岁女孩具备横渡能力,那么他也能!

  横渡这事一般人想想也就算了,但吴疆却紧锣密鼓地筹备起来,整个过程充分地展现了他理工男缜密的思维和高效的执行力。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吴疆开始储备体能,仅仅用了不到4个月,2002年底他已经具备连游12小时、30公里左右的体能。接着是技术、组织经验、人脉、信息等多面的吸纳和储备。第二年年初,他学习到公开水域距离-水温-海拔的评价体系和抗眩晕训练法,参与策划了环海南岛横渡拉力赛。同年8月吴疆把目标定为了更富挑战的西藏巴松措,海拔3469米。这是吴疆第一次进藏,亲身体验纳木错、羊卓雍措的水温、气温,判断可以承受。8月6日,吴疆横渡巴松措成功,这为他实现下一个目标——横渡纳木错树立了信心。

  2004年8月底,吴疆第二次进藏,特意安排在纳木错住宿,体验海拔4718米过夜,早晨无严重高反,这让他更加坚定了横渡的信念。2005年5月,吴疆与山友自助结组攀登玉珠峰,山友“板蓝根”协助搜集纳木错卫星图像,发现桑尼半岛与扎西半岛之间的“捷径”。当时信息技术不发达,这一发现对横渡线路的敲定至关重要。六七月间,吴疆辗转获得西藏安全厅的支持,获准横渡。8月4日,吴疆第三次进藏,事无巨细都已筹备妥当,10日横渡纳木错,11日横渡羊卓雍措。此次横渡,他在下水点和起水点都筑有小型玛尼堆,将自己的人生记录与雪域高原融为一体。

  得偿所愿后,他没有澎湃的怒吼,反而有了“托体同山阿”的明彻达观,超脱而平静。

无畏而卓败也荣光

  极限运动常常是危险的,对吴疆也不例外。

  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横渡纳木错后,吴疆向海拔7500米的雪山迈进。吴疆户外网名无疆界,真名和网名,与他都极贴切。他,就是要在各个方面抵达自己的极限。

  2004年曾单人无后援登上了海拔5340的哲蚌窝则的吴疆,2007年组队攀登海拔7500米的慕士塔格。由于海拔较高,登山队前后近三周时间反复拉练:大本营在海拔4000米处,第一天上到5000米后返回大本营,第二天上到5000米住一晚后返回大本营,第三次上到6000米,第四次上到6000米住一晚后返回大本营……如此往复适应海拔三次到达了6500米。

  天公不作美,登山队判断失误,被大雪困在6500米营地。3天后天气好转,准备继续冲顶前,测血氧饱和度,吴疆只有40%。60%以下就有生命危险,领队坚决要求吴疆返回,吴疆虽一番争取,无奈领队态度坚定,他只好接受了。

  一名协作陪着他下撤,虽然东西给了协作背,但吴疆还是越来越困、越来越晕。海拔5000米以上都是厚雪基本没危险,但5000-4000米之间有一段是冰川裂缝区、存在滑坠的风险。协作背着两人的东西,基本没有余力了。吴疆之前高原反应的症状,几次都是脑水肿,有陷入昏迷人事不省的危险。体能所剩无几、头脑还很清醒的吴疆决定让协作联系大本营救援。最终,6个人1头驴把裹着睡袋的吴疆抬下山。此次攀登遗憾结束。

  吴疆自己说,极限运动的终点都是失败。与浩瀚的自然相比,渺小的人类只能在极小的范围内尝试突破。少走一步留下遗憾,多走一步留下自己。执著与放下、激情与理性,几乎对立的选择,碰撞着、共存着、考验着极限运动爱好者。努力体验拿捏极限边缘微妙的理性抉择,这也正是极限运动的魅力。

  对吴疆来说,终点可以是失败,但失败却不是终点。惜败慕士塔格后,“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仍是吴疆心中不灭的渴望,于是哈巴雪山(2018年)、雀儿山(2018年)、落堆峰(2019年)等多座海拔5000米以上山峰先后留下了他的足迹。作为大唐人,吴疆的勇攀高峰与中国大唐矢志一流的价值观也是契合的,他每每在极限运动中携带、展示中国大唐的旗帜,展现大唐人砥砺前行的品格。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体验了无限风光在险峰,吴疆的心态更加从容自由,今年5月25日,他带着9岁的女儿成功登顶海拔5025米的四姑娘山大峰,他还计划国庆假期带女儿挑战海拔6000米雪山。他一直在路上,只是多了一个小小的同伴……

[责编:裘东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