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集团首页 / 专题 / 两学一做 /

典型示范

  

刘延平:铁骨柔情的“煤”汉子

 来源:大唐洛阳首阳山发电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韩振伟 发表日期:2018-08-10
字体: 加大 减小    

(刘延平在医院接受治疗)

        2018年8月1日。西安市西京医院神经内科二病区208房间。首阳山发电公司燃料采购部员工刘延平在跑煤路上因突发急性脑梗塞正在这里住院治疗。

        此时的刘延平正饱受着病痛的折磨。自7月18日患病住院以来,虽经院方积极治疗,但疗效却不甚显著:视力严重下降,吞咽功能恢复缓慢,无法正常行走。看着刘延平在爱人的搀扶下往厕所艰难挪去的背影,徒弟钟祖军鼻子一酸,瞬间泪湿了双眼,一个多月来与师傅刘延平跋涉奔波、并肩战斗的场景一幕一幕在眼前呈现……

一、 我应该没事儿,厂里工作关紧,今天咱接着跑

        入夏以来,极端恶劣天气频现,高温天气持续,突遇 “哈郑直流”线路故障,豫中东区域电网负荷激增,电网公司要求将长期备用、即将关停的#1机组启动,发电负荷不断创出新高。此时强降雨突袭,煤场煤湿,长焰煤耗用量陡增,导致公司煤场库存结构失衡,长焰煤库存缺口较大。无奈之下,大家只能把目光瞄向了省外的陕煤运销铜川分公司,都知道该公司长协计划不仅纳入了发改委监管,而且有价格优势,一直以来都与首电合作良好。

        心急如焚之际,从7月初就外出联系煤源的首阳山公司副总经理侯艳芳带领采购部相关业务人员再一次奔赴铜川分公司协调发运事宜。那天是7月17日。早上8点钟,高达41℃的室外温度让他们一出门衬衣便黏在身上。铜川分公司领导办公室外边,由于前来联系业务人员很多,黑压压的人群两三排,侯总与刘延平等业务人员火急火燎的熬了快两个小时才与矿方见了面,此时已近12点钟,待吃过午饭已经下午两点。

        得到了矿方的满意答复,刘延平寻思着这些天的努力可算没有白费,出来跑煤已经两周多的刘延平总算吃了顿安生饭,可刚放下筷子起身要走的刘延平突然感到头蒙、恶心,浑身没劲儿,他定定神站稳了两三分钟,症状丝毫没减。“天太热了,可能是中暑了,还是去医院看看吧!”侯总关切的说。
去医院检查回来,刘延平连喝了医生开的两瓶藿香正气水,症状稍稍减轻。“可能就是中暑了。”刘延平自言自语着躺在床上顿觉浑身瘫软。

        18日早上,刘延平起得特别早,侯总看他又要去发车,就嘱托他不要去,在宾馆多休息。“我身体没事儿,我问了质检部说厂里#1机已启起来了,煤场长焰煤老少,三台机烧煤,啥事都没这关紧,今天咱接着跑。”刘延平若无其事的说。

        劝阻无效,刘延平和小钟早上七点半钟即驱车赶往陕煤彬长分公司洽谈催交催运适宜。又是一个大热天,42℃的气温让他们一下车顿觉热浪袭人。初步谈妥后已经中午12点,返回途中老刘直觉头晕眼花,两手乱颤握不住方向盘,到旅馆后,刘延平说:“有点不舒服,我不吃饭了,你吃吧,我想躺会儿,你吃过饭,下午你再去盯着,千万得把上午咱给他们谈的落实了!

        下午两点钟,小钟即出发再去彬长公司。此刻刘延平一个人躺在旅馆的床上,难受的无法入睡。他想到一个多月前刚刚去世的老母亲,他想到自己无法照料至今呆在妹妹家已经近90岁的老父亲,这个今年53岁的汉子像个小孩子一样禁不住失声痛哭,突然,他难受得下了床,身子晃晃悠悠,想要呕吐,他有种不详的感觉:莫非身体真的出问题了?思虑再三,只好拨通了小钟的手机。

        半个小时后,一辆急救车载着刘延平向西安铁路医院急速驶去。院方医生看着刘延平的核磁共振图像诊断为急性脑梗塞同时伴有颈椎病压迫神经。看着晕晕乎乎的刘延平,医生只好向陪伴的小钟打问起了病人的病史和生活起居情况。望着刚输上液的刘延平,想起20多天来的跑煤经历,小钟的心绪难平,仿佛有一肚子话想说。

二、 转战陕甘宁,争分夺秒,月行七八千公里

        今年豫西地区天气异常,热起来灼浪滚滚,下起来狂风暴雨,冷酷不休。恶劣的气候似乎注定了首阳山公司迎峰度夏工作要经受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该公司为应对迎峰度夏的艰巨任务,于6月上旬就早早启动了迎峰度夏、防汛度汛应急预案,确保机组口粮,助力配煤掺烧,增发环保电、效益电成了公司燃料采购部必须承担的责任和使命,坚决打赢燃料保供攻坚战成了大家伙儿的共同心愿。

        燃料采购部紧急动员,四路出击,“机组负荷高、运力紧张、长协兑现难”成了燃料采购人夙夜揪心牵挂的关键词,一场看不见硝烟的与时间赛跑、与命运抗争的燃料催运战在中华广袤的大地上悄然打响。

        看着弟兄们一个个出征的背影,刘延平看在眼里,急在心头,耐不住性子的打着电话交待家人他要出去催煤。此刻,谁也不知道他正在经受着老母亲撒手人寰的悲伤和折磨。

        今年5月下旬的一天,刘延平80多岁老妈突然去世,正在厂里值班的刘延平惊悉噩耗,急忙赶回家中。办完母亲的后事,悲伤之余变得沉默寡言。他后悔,一向萦记自己的老妈临走前没有见上自己最后一面;他难过,母亲这几年身体一直不好,自己却没能在她身边好好尽孝。想起母亲,他就一阵阵心疼,不时落泪。

        “妹啊!咱妈刚走,咱爸心里不好受,咱哥离家远又回不来,咱爸90岁的人了,总得有人照顾。今年厂里生产形势不景气,眼看着机组都要没煤烧了,大家都去跑煤了,我真是坐不住,妹啊!你帮帮哥,好好招呼咱爸,好好安慰爸,给他宽宽心,我得出去跑煤去,回去了就去接爸,你就暂时受点累吧!

        凭心而论,刘延平与首阳山公司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打心眼里他忘不了自己1985年部队复员时,是企业接纳他给了他工作岗位;他忘不了正值企业辉煌时他开着大班车的那种自信和荣耀;他忘不了30多年来是企业给他的回报让他始终感到幸福和自豪!他觉着企业滋养了自己大半辈子,如今企业暂时有了困难,作为一个有着3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他提醒自己不能无动于衷,自己必须尽己所能帮企业渡过难关。

        7月1日建党节那天,得到妹妹肯定的答复,刘延平信心满满,主动请缨,领导体谅他却拗不过他,于是,刘延平和徒弟钟祖军一道驾车出征。

        然而,正值迎峰度夏的紧要关头,加之燃料市场的日益恶化,已然注定了跑煤的道路必定坎坷多艰。

        事实上,对于这次出征,刘延平可谓是煞费苦心,做足了功课。他检查了自己的驾照是否合格,他检验了车况是否可靠健康,他备足了应急维修工具,他查阅了地图,选定了行车路线,甚至他还通过度娘了解了路距路况信息。不仅如此,他通过查阅资料,询问领导,掌握了长协合同的兑现情况、新增矿点的生产能力和销售价格,他觉得尽量把情况掌握得细致一些,才能提高效率尽快将燃煤弄到厂里。

        可饶是如此,却还是有诸多始料不及的状况让他吃尽了苦头。

        一路走来,领导和同伴们都夸延平师傅的车开得最稳,坐着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这倒不是吹的,延平师傅到部队就学会了开车,负责了十几年的车辆安全管理,坐他的车一点不累,的确如此,可谁知道偏偏这时候他的颈椎病又犯了,表面上,他和大家谈着轻松话题,暗地里,他绷紧身子、微抬屁股,强忍疼痛,像没事儿人一样开了一程又一城。

        一路走来,行进在海拔1400多米的黄土高原上,加上白天40多度的持续高温,让他不时感到胸闷气短,说话有时都断断续续,加之昼夜近20℃的温差忽冷忽热让他倍感“健康是个宝、年龄不饶人”这句话说得太对。

        一路走来,刘延平带着使命与矿方和运力调运单位以饱满的激情、足够的诚意、百倍的耐心向对方讲企业的困难、讲员工的期盼、讲领导的期待、讲曾经的愉快合作、讲一同走过的艰难岁月,据理力争,陈说利害,着意认同信任,谋求互利双赢。16天的日子里,晓行夜宿,连续奔波,又热又累,几乎没吃上一顿应时饭,甚至是没了食欲忘记了吃饭。打眼一看,我们英俊的跑煤汉子才几天光景已明显消瘦下来。(7月中旬,启#1机时,库存10.5万吨,长焰煤不足三天,7月25日库存12万吨,长焰煤存量10天以上累计运回省外煤9万吨陕西华龙2万、陕北铜川2万、铜川煤业1.2万、榆林能源1.1万吨。)

        尽管如此,大家听延平师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领导,明天咱去哪?”看着刘延平瘦削的面孔,大家说,“歇歇吧,刘哥,你知不知道,这几个月,咱们哪个月没有跑个七八千公里以上”

三、 我不要紧,大家接着去跑煤,别因为我误了公司发电

        7月26日,住院治疗8天的刘延平病情并没有减轻,他家人遂决定转至西安西京医院治疗。采购部的同事闻讯从四面八方赶来看望他,帮他转院,都争着要留下来陪护他,刘延平一看,无力的摆摆手,“都走、都走,都去跑煤,厂里现在火烧眉毛,要是应为照看我耽搁了工作,造成缺煤停机,那我就是首电的罪人。我不要紧,弟兄们接着出去多跑跑,多拉到厂里一车算一车,千万别因为我误了公司发电,一千多人的饭碗全在这上边,这责任咱们谁也承担不起,弟兄们听我的,走吧,走吧,我不要紧,再说还有你们嫂子陪着。”

        听着刘延平低沉而又坚定的话语,看着他黑瘦憔悴的面容,他的同伴们又是心痛、又是无奈,一个个拭去眼角的泪水,重新出发,再次迈向了新的征程。

        收获需要耕耘,幸福需要付出,奋斗铸就精彩。该公司7月中旬#1机启动前夕,煤场库存10.5万吨中长焰煤只能支持三四天,所有人都为此提心吊胆,截至7月31日,在该公司三台机组火力全开,每天耗煤一万多吨的情况下,当月累计运回省外煤10万余吨,煤场库存达到12万吨,长焰煤存量可支持10天以上。刘延平和他的伙伴们以自己对企业的忠诚和担当,对岗位价值的孜孜追求和执著电力的奉献精神打赢了燃料保供攻坚战,他们赢的艰辛!赢的悲壮!赢的让人心动!赢的让人垂泪!同时又赢的是那么的壮美、那么的精彩!

        8月3日是刘延平由西安转回洛阳治疗的日子。听了弟兄们眉飞色舞的通报,已经好多天没法吃饭的刘延平居然做出了一个不太规范的吞咽动作,脸上绽放出了舒心的笑容,艰难的蠕动着嘴唇,吃力地从床上爬起来,不住的喃喃自语:不赖、不赖,这些天的苦总算没有白吃,这一段的罪总算没有白受,值了!

Copyright(C)www.china-cd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西城区广宁伯街1号 邮编:100033